青山缭绕疑无路 忽见千帆隐映来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现代粮食市场体系建设已步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期货市场加快了改革、创新和开放的步伐,交易制度逐步完善,交易品种日渐增多,交易结构更趋合理,交易所公司化改革稳步推进,使之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之需,更加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而粮食现货市场也在不断革故鼎新,完善交易机制,拓展经营渠道,提升服务质量,市场功能得到更好的发挥。

  回眸2012,穷思极想,似乎很难用振奋人心来描述。倘若要搜索令人难忘的故事,大概首推地球人都知道的“世界末日论”吧。

  就世界经济而言,欧债危机的反复、美国复苏的乏力、“金砖四国”的低迷以及中东战争的升级……让许多世界政要在过去一年里备受煎熬。新的一年虽然值得期待,但似乎很难把“熊”赶回老窝。

  就中国经济而言,有人说2012年是“五味杂陈”:“神九”飞天、“蛟龙”探海、航母试航,足以令华夏儿女激动不已,然而,经济增速的放缓、物价压力的增大、食品安全的严峻,加之领土主权的捍卫等等,更令人忧心忡忡。

  但也有不少国际舆论对中国仍然翘首期盼,希望中国再次成为“全球经济的新火车头”。他们认为,中国仍是2012年世界经济的亮点,虽然经济增速下滑,“但与美国奋力挣扎的经济相比,中国经济仍然在快速增长”。

  如果说2012年全球经济的亮点在中国,我以为,中国经济的亮点应该是农业。在世界粮食危机几近常态化的今天,中国粮食生产“九连增”无疑是个奇迹,不仅为中国粮食安全的可持续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也对世界粮食安全功不可没。

  中国粮食生产连续数年仓廪丰实,既得益于天时地利,更得益于政通人和。逾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使我国总体上进入以工促农、以城带乡的重要发展阶段。但是伴随工业化、城镇化的深入推进,我国农村社会经济结构正加速转型,地块细碎化、生产分散化、流通无序化、村庄空心化、人口老龄化,已无力应对农业高投入、高成本、高风险的时代,必然会给中国的粮食安全带来新的隐患。因此,创新农业生产经营体制势在必行。

  农业生产经营体制的创新和国家流通体制的改革对粮食流通业将会产生什么影响?机遇乎?挑战乎?

  一方面,现代粮食市场体系建设将面临重要的机遇期。作为粮食市场体系两翼的现货批发市场和期货市场,成立伊始就存在先天不足,即生产分散、组织化程度低的农民很难成为市场交易主体,这对粮食价格的形成和市场功能的发挥均带来不利影响。而粮食生产规模化、组织化程度的不断提高,新型生产经营主体的形成,无疑会为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注入新的活力,促使粮食市场体系建设逐步走上健康发展的轨道。同时,新型农业经营体系的建立,也必然要大力培育现代流通方式和催生新型流通业态。

  另一方面,传统粮食流通业将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农业生产经营体制的重大改革,对流通业提出更新、更高的要求。李克强总理年初到国家粮食局科学研究院考察时明确指出,要“为农业现代化创造条件,提供市场”,要“广积粮、积好粮、好积粮”,“守住管好‘天下粮仓’”,这是摆在粮食流通业面前的一个新的课题。因此,如何为农业生产经营体制改革和农业现代化搞好服务,是需要研精覃思的。而农业生产经营主体的日趋多元化,农产品产销一体化流通链条的不断延长,“从田间到餐桌”生产经营模式的推行,使得粮食购销渠道发生重大变化,原由粮食部门承担的商品流通业务会被逐步分流,进入流通环节的商品粮会愈益减少,粮食批发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有可能被弱化,粮食市场的竞争也会越来越激烈,这无疑是对传统粮食流通业生存和发展的重大挑战。也许会有人说,这种变化决不会屦及剑及,又何必杞人忧天?我以为“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未雨绸缪总比临渴掘井好。

  可喜的是,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现代粮食市场体系建设已步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期货市场加快了改革、创新和开放的步伐,交易制度逐步完善,交易品种日渐增多,交易结构更趋合理,交易所公司化改革稳步推进,使之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之需,更加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而粮食现货市场也在不断革故鼎新,完善交易机制,拓展经营渠道,提升服务质量,市场功能得到更好的发挥。有的粮食企业已从单一的粮油食品经营,发展成为全产业链粮油食品集团,并且跻身全球企业500强。更多的粮食企业冲破传统的经营模式,走上多元化或产销一体化发展的新路。但从总体上看,我国粮食企业发展还很不平衡。因此,有必要以产业链的思维整合现有资源,充分发挥粮食行业连接城乡、服务产销的传统优势,打破行业、部门、区域、所有制界限,将流通链条通过多种方式向粮食生产和消费领域延伸或对接。要培育现代流通方式,打造新型粮食集团,促进粮食产业转型升级,这是现代粮食企业发展的重要方向。

| 更新时间:11-04    查看次数: